当前位置:首页 > 科研 > 中教评论 > 热点聚焦
[引文桂冠奖]诺奖离我们不会太远
【浏览字体: 】      发布时间:2014-10-31      来源: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

王新波

  近日,各大新闻媒体纷纷报道一则科技喜讯:“2014汤森路透中国引文桂冠奖”在京颁布,111名中国大陆科学家获得“高被引科学家奖”,其中15名科学家被授予“最具国际引文影响力奖”。8位高被引科学家组成的“铁基高温超导”科研团队摘得“科研团队奖”。汤森路透的科学家表示,从现状来看,化学、材料科学、物理学等领域是中国的强项,最有可能出现诺奖。

  在两周前四位华裔诺奖热门人选榜上无名,引得国人一番自怜与自检之后,中国引文桂冠奖的颁出除了大大的安慰意义,更让我们看到了跬步之积的成效和塔尖明珠的光亮。一方面,今年首届中国引文桂冠奖的设立与颁发旨在认定全球科研同行对中国高被引科学家“集体的、客观的评价”。这些科学家的成果被高引用,代表着本学科领域的广泛信任与认可,充分说明他们“正影响着各自的科研领域,乃至世界的未来发展方向”。

  另一方面,从历年的数据比较看,中国的科研实力在不断蓄力并大幅提升。在2001年发布的高被引论文作者榜单中,中国大陆作者仅7人(次),占比不及1‰;而2014年,我国大陆作者为124人次(实际111人,部分作者同时入选多个学科领域),占比为3.85%,这反映了过去十余年来我国科研实力的巨大增幅。

  从经验总结的角度,我们应该看到我国推动教育与科技发展中的制度优势和成功模式。在教育领域,有学者把中国特色的教育改革与发展道路称为两个战略和一条路径中国模式。第一个战略指科教兴国战略1995年中国政府首次提出,在十八大报告中将之表述为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第二个战略指教育优先发展战略,从1985年的《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提出教育先行,到2010年《教育规划纲要》进一步具体为三优先;一条路径就是坚持渐进式路径。矢志不移地坚持顶层设计、可控改革成为我国稳步推进教育改革、夯实人才培养根基的关键。而在科技领域,从两弹一星到绕月工程,从863计划到973计划,从人工合成牛胰岛素到铁基高温超导,自力更生、重点突破体现出科技振兴的国家意志;大力协同、艰苦奋斗成为了重大科技突破的路径关键;热爱祖国、无私奉献则是几代科学家共同的永不褪色的精神信念;而把科研攻关与民生情、强国梦密切联系,则成为科学家们不竭的精神动力。这些宝贵的经验财富都是我们必须长期坚持和发扬的。

  教育与科研有其自身规律,无论从研究成果还是人才梯队上,都首先需要“量”的积累。当然,我们还应清楚地看到,今年汤森路透高被引科学家中国大陆入选人次111,较位居第一的美国入选人次1716还有很大的差距。在一些重要学科领域,中国没有人入选。同时,我国在人才培养,特别是拔尖创新人才培养方面还需要加大教育改革力度;人才选拔和科研评价制度还不尽合理;在一些地方和部门,还存在“科技资源配置分散、封闭、重复建设问题比较突出”,“专业化服务能力不高”等诸多问题。

  汤森路透是唯一通过数据分析对诺贝尔奖进行预测的信息服务机构,2002年至今已成功预测37位诺奖得主。从汤森路透分析的引文数据中可以看出,近年来,中国的科研论文产出不仅已经有“量”的积累,“质”也在不断提升,已获得全世界学术界的公认。因此,只要我们坚持遵守科学规律,加大教育与科研投入,不断盘活机制、优化配置,诺贝尔奖的突破必将指日可待。

 
打印】  【关闭】  【top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12 京公网安备 110402430096号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北三环中路46号 邮政编码:100088
电话:010-62003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