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研 > 中教评论 > 热点聚焦
[垂帘听课]班主任“垂帘听课”的隐性权力
【浏览字体: 】      发布时间:2014-11-18      来源: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

孟照海

  近日,河北邯郸市广泰中学实行“教师全程随班办公”模式,在每个教室后部设有班主任办公室,班主任通过办公室窗户能够零距离随时观察每位学生动态。处于班主任全程监控中的学生们自然会收敛自己的“越轨”行为,但是简单化的管理方式却无益于学生对于班级制度的认同以及积极公民身份的养成,还会压抑学生个人情绪的表达。学校管理应该时时处处从学生作为生动活泼的人的角度出发,而不应该简单地采用监狱化、工厂化的管理模式。

  班主任“垂帘听课”使学生处于福柯所说的“全景敞视主义”的监控之中。在“权力的眼睛”之下,学生的行为无所遁形,此种外部监控会逐渐演化为学生的自我监控。学生尽管会从他律转变为自律,但却是权力支配下的被迫转变,他们对班级制度的认同度较低,甚至会发生抗拒行为。学生良好行为的养成,需要制度的约束和引导,但最根本的是要使学生的观念发生转变,这样他们的行为改变才会稳定和持久。对于班主任教师来说,需要重视班级制度的生成性,让全体学生参与班级公共生活规则的协商和制定中,通过价值澄清让全体学生形成大家都可以自觉遵守的制度。此种班级制度才会获得学生自觉的认同和维护。

  班主任“垂帘听课”压抑了学生的情绪表达,将学生的生活空间从教室中排挤出去。教室不仅是学生的学习场所,而且也是他们的生活空间。根据戏剧理论,学生在台前和幕后的行为具有很大差异,在下课时间和自由活动时间学生可以缓解紧张的学习节奏,情绪和精神得到放松。但是教师的监控使学生即便在自由时间也要压抑自己的情绪,永远做一个“套中人”。这不仅违背了学生身心发展的规律,而且降低了学习的效率。尊重孩子的天性,给他们更多的自由空间,不仅是培养健全人格的需要,而且是人本化管理的要求。

  班主任“垂帘听课”是对学生信任的缺失,不利于学生独立人格的养成。班主任“垂帘听课”给学生带来了老师时时“在场”的假象,这使得学生通常会把对自我的认识和控制以及与同伴的矛盾和纠纷依托于外在的教师。教师的“在场”增强了学生的依赖甚至是依附的心理倾向。在国内外的一些“诚信考场”中,监考老师的“在场”甚至被认为是对考生诚信的侮辱。教师对学生的不信任会传递到学生的行为处事中,会造成学生在教师“不在场”的情况下的放纵与放肆,使他们逐渐养成“做给别人看”的虚假人格。教师对学生的爱也体现他们对学生的充分信任上,懂得放手才是教育的大智慧。

 
打印】  【关闭】  【top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12 京公网安备 110402430096号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北三环中路46号 邮政编码:100088
电话:010-62003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