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研 > 中教评论 > 域外追踪
焦点2015:点亮另一个世界的教育
【浏览字体: 】      发布时间:2013-03-18      来源: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

王小飞

  对全世界而言,2012是一个特殊而敏感的年份。回顾2012,“绝望”与“希望”似乎一直是如影相随的两个关键词。对于承载世界一半以上人口的国际农村教育,情况大体如此。2012年至2013年初以来,无论是联合国各类组织,或是各大研究院所或基金会的报告、网站报道中,纷纷提前“点亮”了联合国2000年时所确立的“千年发展目标”的“预警”——2015年之前消除贫困和饥饿以及普及基础教育。“预警”既提醒了在剩下为时不多的两年时间里完成千年目标的“绝望”或艰巨程度,同时也警示了发展中国家包括中国城镇化加速所带来的“希望”或机遇(中国城镇人口比例在2012年已经扎实地跨过了50%的门槛)。不言而喻,千年目标的核心直指“另一个世界”——国际农村教育的发展问题要害所在。

  “另一个世界”的教育不能只“在农村”。在农村地区,土地和水尽管是至关重要的资产,但对于农村居民来讲,要把握新型农业的机会、获得技能性工作、在农村非农经济领域创业、成功向城市移民,教育通常是最有价值的资产。但对于这一资产的看法,国际上的理解却不一定都是正向地促进世界农村教育发展。早期倡导“农村教育”概念的儿基会观察员曼苏认为,对农村教育存在很多种错误的理解,关键点之一就是把“农村教育”简单地理解为“在农村”的“落后”教育,而非全部的教育。根据各国城市化进程的一般规律,民众普遍认为城市的繁荣与乡村的衰落总是相伴而生、此消彼长,既然城市化是发展趋势,那么加速发展之后的首要结果就是凋敝的农村和日益衰落的学校。

  教育要为“衰败”的农村发展服务。将“农村教育”作为“城市教育”相对的一个概念,既容易让人联系到令人“绝望”的贫穷、衰落或“另一个世界”,也容易使得“农村教育”与“城市教育”相互对立,人为制造混乱。为避免引起误会,国外学者甚至建议谨慎使用“农村教育”这一名称,并主张不要将其列为明确的国际通用概念。改变这一认识的出路,在于确立从“为农村发展服务的教育”观念出发,并更多地将与农村有关的高等教育、中等教育等纳入“农村教育”之中,将“农村教育”的外延拓展至包含“扫盲、基础教育、职业和技术教育、成人继续教育以及有关高等教育在内的为农村发展服务的综合化教育体系”。唯有以促进城市人眼中“衰败”的“另一个世界”的发展为目标和动因,农村教育才有可能改变外界对它的误读和错误定位。

  “点亮2015”,既需要“通天塔”般的国际共识,也需要切实考虑本土的发展实际。联合国2015年的千年目标,是国际农村教育发展迫在眉睫的努力方向。实现这一目标,需要各国通力协作,共同努力。目前,全世界约一半人口生活在农村地区,其中30多亿人口的生活水准低于每天2.5美元。农村教育显然是世界教育中一个不可回避和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总体来看,国际上对于“农村”的界定仍然比较模糊,共识缺缺,似乎唯有“乡校进城”或城镇化是迄今为止为数不多的解决农村教育发展问题的“通天之塔”。

  在参照国际这一教育城镇化发展经验之时,各国还应当结合发展阶段实际,有的放矢。例如,中国并非可以完全照搬发达国家人口流动的一般经验。近年来,美国、韩国等发达国家完全或半完全城镇化后又出现的“逆城市化”或“乡村化”的人口回流趋势,实际上已经在提醒我们,在寻找实现2015年联合国千年目标的“希望”,或中国农村教育在下一步城镇化大潮中的发展方向时,彻底解决农村发展中的各种问题(包括教育)、扎实推进新农村建设,才是改变和发展农村教育的真实可用的国际经验或共识。

 
打印】  【关闭】  【top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12 京公网安备 110402430096号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北三环中路46号 邮政编码:100088
电话:010-62003408